色妹子

类型:地区:发布:2020-11-25

色妹子 剧情介绍

色妹子幼仪到英国却很少见到志摩,色妹她十分孤独。徽音得知志摩是有家室的人,泠静思考后,离开伦敦。

好不容易来到周丽琴的住处,色妹文静长长松了口气,色妹带着野鸭子上楼与周家人见面,周丽琴见野鸭子终于到来,心中欢喜无比让野鸭子先跟妹妹婷婷见面,婷婷生下了一个小孩,野鸭子欢欢喜喜抱着小孩亲热了一番。与小孩亲热完,色妹野鸭子来到丁妈身边,色妹出奇不意冲上前碰撞丁妈,丁妈是周家的保姆,数十年如一日在周家干活,野鸭子与丁妈相识甚久关系亲密,二人当着周家人的面亲密无间发出久违的笑声。

色妹子

在野鸭子的欢声笑语中,色妹周家人识趣离去以便让野鸭子与周丽琴母女相认,色妹野鸭子虽然依然无法开口称呼周丽琴为母亲,但心中早就默认了与周丽琴的母女关系。色妹野鸭子与杨顺举行婚礼杨父怀疑周丽琴与野鸭子是母女关系,色妹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,色妹杨父拔打电话给儿子杨顺,与杨顺谈起野鸭子的身世,杨顺虽然知道野鸭子与周丽的关系,但不敢直接告诉给父亲知道,而是借口野鸭子与周丽琴相识许久,二人关系亲密非常正常。

色妹子

野鸭子从周家住处走出来,色妹搭乘客车回到农村,色妹杨顺在村口等侯许久,一见野鸭子从汽车上走下来,杨顺赶紧上前迎接,夫妻二人向村子方向走去,路上杨顺与野鸭子谈起了周家人,周家从事房地产事业家财万贯,野鸭子去周家生活无疑跟个仆人无二,野鸭子不赞同杨顺的观点,板着脸孔与杨顺争了起来。杨父对周丽琴一直持有偏见,色妹趁着儿子的喜宴即将到来,色妹杨父画了一张座序图,故意将周家安排在末尾,野鸭子回家拿起座序图看清周家在最后面,心中升起不快恶狠狠瞪着杨父,但又不敢开口责骂杨父,杨父早把野鸭子的表情看在眼中,心里是非常清楚,不过杨父没有与野鸭子翻脸,故意做出一副不知情的模样继续下象棋。

色妹子

晚饭做好杨顺外出归来,色妹杨母向杨顺透露了一件事情:色妹孙艳遇车祸受伤住院。杨顺听完母亲的话吃了一惊,赶紧回到房中拿出一叠钱悄悄递给母亲,吩咐母亲把钱送给孙艳家人,向母亲交待完了事情,杨顺不动声色回到桌前与野鸭子用餐。

野鸭子与杨顺即将进行婚礼,色妹周丽琴打算赠送一辆汽车给野鸭子,文静并不知道野鸭子的真实身份,直到婷婷将真相说出来,文静才恍然大悟。楚楚跟凌羽说了情况,色妹说着说着,色妹没了掩饰,完全放下了清高的性子,把这些日子受的委屈统统倾吐出来,泪水如泉水般涌现。凌羽默默倾听着,看到初恋女友楚楚可怜的样子,心动不已,男人的英雄情结被激发,将楚楚轻轻揽在怀里,让她借着胸膛放声大哭。

第二天凌羽带着20万来找楚楚。秦楚楚从凌羽手上接过公文袋,色妹打开一看里面那么多钱,色妹自己长那么大,还没见过那么多钱,又担忧不知道什么时候还。凌羽说楚楚帮他梳理保险,为他省下几百万,这个20万就是公司给她的奖励了,不用还。楚楚听了蒙蒙的,一时反应不过来,跟天上掉馅饼似的。楚楚抱着钱冲到医院,色妹却看到正在痛哭的表哥和姨妈,色妹原来他们已经选择放弃治疗,姨父被转移出ICU。楚楚情绪失控,把钱塞到医生手里,跪求他们再继续治疗姨父。医生摇头表示已经晚了,楚楚失神地瘫坐在地上。秦母看到那么多钱,摇头叹息,劝楚楚要爱惜自己,别做保险做得连尊严都丢了。楚楚说这些钱都是干净的。老家来探望姨父的亲朋都指责楚楚不讲信誉,骗他们钱,纷纷要求退保。楚楚已经无力解释,独自走在寒风里,心里最想见的人竟然是凌羽。

楚楚打电话约凌羽,色妹将钱原封不动地还给他,色妹看到弱不禁风的楚楚不堪重负的样子,凌羽心疼不已,特别想保护她给她安慰。凌羽带着楚楚去了高档会所做SPA,这间奢华会所只对部分有身份的人开放,门槛极高,秦楚楚第一次在这样的会所享受到了贵宾待遇,心情彻底放松。凌羽被杨露电话叫了回去,珠光宝气的女老板(某富商情人,凌羽叫她“二嫂”)亲自送楚楚回家,还一路说着凌羽经常去会所,却跟一般有钱人不一样,从来不带女人,楚楚是第一个,看得出,凌羽很钟情楚楚,说得楚楚心理有微微的飘忽。白连栋提早收工赶回家安慰楚楚,色妹却撞见她从宝马跑车上下来,色妹看不清开车的是男是女。白母听到车声从窗外看下来,也看到了。楚楚回到家,白母又闻道楚楚身上的精油味,警觉地审问楚楚刚才跟谁在一起,俨然一副抓到儿媳出轨的证据般,还拉着随后到家的白连栋,非要问个清楚。楚楚很麻木,一言不发直接回房。婆婆不死心追进去,楚楚淡淡地说,就算我出轨了,也是叫你们给逼的,这年头人就是笑贫不笑娼。婆婆还想说什么,被白连栋推出了房间,白母还一直叮咛儿子要问问清楚。

详情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20